丝瓜成版人app破解版**

张厚义可不知道自家老爹的思路居然这么发散,已经想到自己当米利坚的大统领上去了,此刻,哪怕知道自己像是骆家辉和陈耕这两位前辈那样当选州长的几率很渺茫,可还是忍不住遐想起来:如果我能够当选州长,那该有多好啊。

吴仙标、骆家辉、陈耕,这三个人哪一个不是在北美华人群体当中有着赫赫威名和号召力的存在,说他们是“北美华人之光”是一点没错,自己现在有了跟在陈耕身边的机会,将来不说当选州长,哪怕是副州长也好啊。

不过兴奋归兴奋,自己家族的事情也不能忘,张厚义抿了抿嘴,点头道:“爸,能够去陈先生的身边学习一下那当然是好,可我过去了,家里的生意怎么办?到了陈先生的身边,我可能就不太好照顾家里的生意了。”

“你尽管去!”张宗平一甩胳膊,说道:“你老子我才60多岁呢,还年轻的很,家里的生意我照顾的过来,再不济,让你二弟和三弟给我搭把手就是。”

“也只能这样了。”张厚义点点头。

让张厚义颇感欣慰的是自己的二弟和三弟并不是什么纨绔子弟,父亲对二弟和三弟的教育非常成功,有二弟和三弟协助父亲,再加上父亲老道的经验,家族的生意不但应该没问题,说不定还会借着这次的机缘再上一层楼。

想到这里,那个平日里在下属和员工面前永远是板着一张脸的、威严无比的张sir,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

知道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更别说自己家没有在陈耕面前摆架子的道理,所以第二天一早,张宗平和张厚义父子俩赶去了华盛顿特区,面见陈耕。

双方一番寒暄之后,陈耕说了对张厚义的安排:“老张,我的意思是,先让厚义在我的办公室里熟悉一下工作的流程,等将来他上上下下都熟悉了,再来我身边当个秘书,你觉得怎么样?”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陈先生您看着安排就是,您觉得怎么方便怎么来。”

张宗平连连点头,整个人都是喜形于色,带在身边当秘书?这是当成自己的心腹来培养的啊,他当然是没有任何意见。

微微张嘴肉肉脸清纯美女居家随性写真

陈耕微微颔首:“既然这样,那厚义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办公室,顺便和你的同事们见一面。”

张宗平和张厚义当然知道陈耕这么安排的目的:一般的工作人员,自然享受不到被以为尊敬的参议员阁下亲自送到工作区域的待遇,而只要出现了这种情况,办公室里的所有人员就都应该清楚,这个被尊敬的参议员阁下亲自送来的家伙,一定是参议员阁下非常看重的人,大家都睁亮了眼睛,千万不要冒犯了。

知道了这一点,张厚义和张宗平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反而是心中暗自感激。

但还没等三人起身,有人敲门,同时一个声音传了进来:“先生,有些文件需要您签字。”

“进来吧。”

————————————

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张厚义可不知道自家老爹的思路居然这么发散,已经想到自己当米利坚的大统领上去了,此刻,哪怕知道自己像是骆家辉和陈耕这两位前辈那样当选州长的几率很渺茫,可还是忍不住遐想起来:如果我能够当选州长,那该有多好啊。

吴仙标、骆家辉、陈耕,这三个人哪一个不是在北美华人群体当中有着赫赫威名和号召力的存在,说他们是“北美华人之光”是一点没错,自己现在有了跟在陈耕身边的机会,将来不说当选州长,哪怕是副州长也好啊。

不过兴奋归兴奋,自己家族的事情也不能忘,张厚义抿了抿嘴,点头道:“爸,能够去陈先生的身边学习一下那当然是好,可我过去了,家里的生意怎么办?到了陈先生的身边,我可能就不太好照顾家里的生意了。”

“你尽管去!”张宗平一甩胳膊,说道:“你老子我才60多岁呢,还年轻的很,家里的生意我照顾的过来,再不济,让你二弟和三弟给我搭把手就是。”

“也只能这样了。”张厚义点点头。

让张厚义颇感欣慰的是自己的二弟和三弟并不是什么纨绔子弟,父亲对二弟和三弟的教育非常成功,有二弟和三弟协助父亲,再加上父亲老道的经验,家族的生意不但应该没问题,说不定还会借着这次的机缘再上一层楼。

想到这里,那个平日里在下属和员工面前永远是板着一张脸的、威严无比的张sir,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

知道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更别说自己家没有在陈耕面前摆架子的道理,所以第二天一早,张宗平和张厚义父子俩赶去了华盛顿特区,面见陈耕。

双方一番寒暄之后,陈耕说了对张厚义的安排:“老张,我的意思是,先让厚义在我的办公室里熟悉一下工作的流程,等将来他上上下下都熟悉了,再来我身边当个秘书,你觉得怎么样?”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陈先生您看着安排就是,您觉得怎么方便怎么来。”

张宗平连连点头,整个人都是喜形于色,带在身边当秘书?这是当成自己的心腹来培养的啊,他当然是没有任何意见。

陈耕微微颔首:“既然这样,那厚义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办公室,顺便和你的同事们见一面。”

张宗平和张厚义当然知道陈耕这么安排的目的:一般的工作人员,自然享受不到被以为尊敬的参议员阁下亲自送到工作区域的待遇,而只要出现了这种情况,办公室里的所有人员就都应该清楚,这个被尊敬的参议员阁下亲自送来的家伙,一定是参议员阁下非常看重的人,大家都睁亮了眼睛,千万不要冒犯了。

知道了这一点,张厚义和张宗平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反而是心中暗自感激。

“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