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插逼

,最快更新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最新章节!

这荒郊野岭似地方的路并不好走,况且任大妈还泡了回鱼塘,浑身湿透,四周蚊虫也多,才不过走了七八分钟的时间,湿热沉闷的环境就已经让任大妈心中叫苦连天。

却见前面背着竹篓子的小夕此时脚步轻快,完不是任大妈这个城内人能比的模样。

“对了,小夕,怎么这么晚还一个人在这外边游荡……不害怕吗?”

“找吃的。”小夕头也不回道:“我想摸点黄鳝吃,不过没有摸到。”

说着,只见小夕忽然停了下来,然后跳下了地里面,伸手就往田地里面挖着什么。

不一会儿,只见小夕动作熟练地从地里面拔出来了两颗不大不小的红薯,直接就往竹篓子里面一扔,才笑了笑道:“好了,我们继续走吧!”

任大妈此时欲言又止……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随着小夕一路前行。

约莫又过了五分钟左右的路程之后,任大妈眼前出现了一座黄泥巴墙的土房子——院墙也是泥巴堆起来的,一扇木头门歪歪斜斜虚掩着。

“小夕……就住在这里?”任紫玲迟疑着问道。

“是啊。”小夕回过头来,点了点头,“先等会吧,我先弄点吃的……出来的时候煮了点粥,快要好啦。”

她看着这个麻花辫的小姑娘此时快步地走入了泥土地的小院子之中。

初夏活力小美女表情搞怪可爱写真

院子的一角又用石头堆起来的炉火,上面架着了一个烧得乌漆麻黑的铁锅,柴火的味道很浓烈。

任紫玲打量着四周……手机还是没有信号,但手机上的电筒显然能用。

院子一下子就被照亮了许多……眼前的土房子,竟然还有一半是彻底塌了下来的,剩下的一半倒是完好。

任大妈有些心颤地轻轻推开了这半边房子的门看了进去,顿时一股闷臭的味道扑面而来……地面也是泥地,只不过压得平实,上面用那种最普通的装着化肥料的塑料袋子铺着。

在房子的角落处,几片脏兮兮的橡胶积木拼在了一起,似乎是床……旁边有数着几根蜡烛,有长有短。

有些衣服,叠的整整齐齐地放在了一角,房子唯一的一扇窗前,用了些大棚薄膜盖着——还有一张三十公分左右高的木凳子,上面摆着一本破旧的书本,旁边也还有一些,也是旧书籍。

任紫玲看到了屋梁上的电灯泡,然而在墙壁上找到的开关却无法将电灯打开,她知道这里肯定是断了电。

“小夕。”

任紫玲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走出了房间,只见小夕此时正蹲在了炉子前面,用一根竹筒吹着火。

“饿了吗?大姐姐?红薯才刚刚烤,还要等好久的,要不…先喝点粥?”小夕想了想道。

任大妈一声不吭地走到了炉子前,用手袖捂住手掌就将铁锅解开……确实是粥,但却稀拉拉的,还有一些她也喊不出名字的野菜在里头。

野菜倒是不少,甚至闻起来还有点香甜。

“…平时都吃这些?”任紫玲这会儿一脸不可思地看着这麻花辫的小姑娘。

“家里的腊肉吃完了。”小夕摇了摇头,“今晚没有摸到黄鳝,不然的话也有肉吃的!后院还养了两只鸡,不过蛋也吃完了,现在还没有下。前段时间有些大哥哥和大姐姐带了一些面条,大米还有油盐罐头之类的,但也吃完了。”

“爸妈呢?”尽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任紫玲此时还是忍不住问道:“亲人?”

“阿妈很早就不在了。”小夕脸色如常地道:“阿爸出去打工了,但是好久都没有回来,奶奶三年前走的时候,阿爸让人带了点钱回来,就没有消息了。”

“这房子……”

“去年塌的。”

“这附近没有村子?村委会都不管吗?”

“村子还有好远,村里的人都不太爱理我……其实也没有关系,我一个人也饿不死。饿了就摸鱼摸虾吃,有些时候还能抓几个鹌鹑,地里面也有很多可以摘来吃的。有些时候也会有些人会拎些食物过来。”

“那些家伙也就只会拎点食物!”任紫玲冷哼了声。

小夕没说些什么,只是站起身来,默默地走到了一旁,哪里放了许多的干枝木头之类的,只见小夕此时抓起了一根树枝就用膝盖顶着拗断。

小夕的动作异常的麻利,只是看着看着,任大妈眼镜就忍不住红了起来。

这孩子动作利索熟练……熟练得让她心痛。

老任小时候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没有入住孤儿院的时候,也有过一段不怎么好的经历。后来入住了孤儿院,大概是走远了,被从香江来的一位好人看中了,然后资助了她接下来的生活……也才有了她现在的模样。

“小夕,今年多大了?”

“十三。”

看着这小姑娘虽然被烟熏得有些脏,但依然雪亮的眸子,任大妈鬼使神差地道:“小夕,有想过离开这里吗?”

小夕摇了摇头:“我走了,阿爸回来的时候就看不到我了。”

任大妈皱了皱眉头道:“万一阿爸一直不回来,怎么办?”

小夕笑了笑道:“等我就长大了,我就去城里打工,有钱了,就能找我阿爸了。”

“阿爸叫什么名字?”任大妈飞快地说道:“姐姐我认识很多人,没准能够帮打听的。”

“真的!”小夕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我阿爸的名字叫作苏醒裘,二组下村公鸡凹人!”

嗷呜——!!!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山岗处猛然出来了一阵尖锐的啸声,听得任大妈一阵的头皮发麻……四周黑漆漆的,似乎藏着了无数不知名的东西。

任紫玲心中一颤道:“小夕,一个人住这里,不害怕吗?”

“开始的时候是有些怕,不过后来就习惯了。”小夕摇了摇头:“不过最近到了晚上这种声音就变得多了起来……有些时候半夜醒来,还会看到一些绿色的光飘过,我都是吓得不敢出门的,不过到了白天就好啦。”

“这地方不能住了!”任大妈此时一抓小夕的手腕,“知不知道,现在城市外边倒地藏着多少的超凡生物?”

“超…超凡生物是什么?”小夕不解地问道。

“没有看电……”任紫玲脱口而出,却一下子恍然过来:“对了,在这里,如果没有人给说的,根本什么都接触不到。”

说着,任紫玲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双手按住了小夕的肩膀,正色道:“听着,小夕,现在这外边很危险,这个世界变了,不是我们从前的世界了,这世界现在有妖怪,会吃人,也有神仙……它们都很危险,没准还有些会专门抓这种孩子来吃的。”

小夕张了张口,旋即笑了起来,“大姐姐,讲故事呢!”

任大妈正要说些什么,但此时目光猛然一惊……她一下子就将小夕整个给抱住,随后滚到了一边。

只见一道黑影此时猛然窜出,一下子就撞倒了炉子处,将铁锅打翻,炉子撞破……燃烧着的木柴散落了一地。

“这是什么!”小夕此时惊叫了一声:“好大…好大的耗子!”

眼前,院子之中竟然出现了一只足足有成年狼狗大小的耗子!眼前的大耗子,双眼通红,爪子更是乌黑发凉,此时正虎视眈眈,齿牙咧嘴。

感受着怀中小夕不断哆嗦的身体,任紫玲此时一咬牙,便飞快将怀中的刻盘取出,一下子贴在了自己的额头处!

只见巨大的耗子此时飞扑而来,然而蓝色的光罩正好在此时生成……巨大的耗子一下子扑到了光罩之上,随后被光罩的力量弹开。

但赤眼耗子并不善罢甘休,落地之后便再一次疯狂地飞扑而来。

任紫玲此时紧紧地将小夕抱在了怀中,也不知道这个月小姐给的刻盘魔术到底能否抵挡过去,只能心中暗自祈求。

外边,巨大耗子的叫声一次次的响起……

也不知道过来多久,任紫玲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巨大耗子的猩红双眼——直接这耗子再一次撞击,随后又被蓝色的光罩魔术弹开。

这一次,巨大的耗子被弹开了之后,似不甘地怒吼了几声,然后才直接刨开了泥土,一头钻入了泥土之中。

但这巨大耗子在最后离开之前,尾巴却是猛然一扫,将那些柴火一下子扫飞,直接撞入了小夕的屋内。

不一会儿,屋内便着起了火来。

“啊,我的房子……”小夕此时惊叫了声。

但任紫玲此时哪敢呆在这里?

她用力地抱紧了小夕,将她用力地拉了出去……只见里面的火势渐大,不一会儿便彻底地燃烧了起来。

小夕脸色煞白,此时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火势,一下子跌跪在了地上。

任大妈此时一只将刻盘贴在额头上,也不敢放开,只能就这样熬着,生怕那只可怕的大耗子还会再一次出现。

……

采访车急忙忙地刹停,车上的老Q与梨子此时飞快地冲出。

任紫玲此时松了口气似的,一下子将刻盘给放了下来,也一些子就坐在了地上……光幕随之消失不见。

“老总!这怎么回事?我们远远就看到了大火……”

“任姐?”

“先别说……”任紫玲此时有气无力地道:“快,带上这孩子,赶紧……赶紧回城里!有只大耗子!”

“大…耗子?”

梨子与老Q对视了一眼,俱都是一脸的疑惑。

……

……

……

……

采访车缓缓地停在了城里旧城区的一条巷子之中……这路上并不是没有宵禁时候巡逻的警车。

采访车也确实被盘查了几次,但是架不住任大妈的人缘比较广泛……一路上碰到的几波警车都是熟人开的,也就顺顺利利地抵达了目的地。

此时,任紫玲三人带着失魂落魄的小夕,走上了一栋老旧的楼房之中。

“这房子是我以前和我丈夫一起住的,现在暂时空置了。”

任大妈将客厅里的灯打开,拉着小夕坐了下来,然后吩咐梨子去烧点开水,让老Q去弄点吃的。

她看着小夕道:“孩子,暂时就在这里住下来吧……也看到了,住的地方有多危险。”

小夕整个人蜷缩着,脸色煞白,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将她的话听进去似的,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任紫玲爱怜地抱紧了小夕,轻拍着她的背,“放心好了,我会尽力帮找到父亲的,就好好在这里住下来,现在城里是绝对安的,那些妖怪进不来。就算进来了,也没有力量。”

此时,梨子悄悄地朝她招了招手。

任紫玲给小夕整理了一下有些乱的头发,好声安慰了两句之后,才走了过去。

……

“任姐,真的打算收留这个孩子啊?”梨子此时好奇地问道。

“不然能怎么办?”任大妈没好气地道:“这事情既然碰到了,就不能不管……再说,换做是,忍心看着这孩子一个人呆在那种危险的地方吗?她连那个破破烂烂的家都没有了。等过了这阵子再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帮她找到亲人,实在不行以后看看有没有福利机构愿意接收她的。”

梨子歪着头,透过客厅隔断屏风,看着那坐在了椅子角落,抱膝埋头的小姑娘,忽然道:“我感觉她也不是很害怕的样子啊……”

“说什么呢!”任大妈伸手一敲这吃货的脑袋:“有没有点同情心的!以后的房租加百分之三十!多出来的给小夕买吃的!”

梨子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要命可以,要剥夺她的零食钱万万不可,“哇!!”

只见梨子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我也好可怜啊!我也是个孤儿,孤身一人漂泊来到这里,原本以为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还认识了对自己很好的前辈……我本来以为,再也不用过从前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了……没想到……哇!!我好可怜啊!”

任大妈顿时痛苦地揉了揉额头,“行了行了!房租不加了!我自己养行了吧!”

“谢谢任姐!”

她给了她一个甜美的笑容。

任紫玲翻了翻白眼,想了想之后又道:“现在也晚了,外边宵禁也不方便……今晚和老Q就在这里睡一晚上吧,咱们明天从这直接到会场去好了。”

“好耶!我去看房间!”梨子一脸雀跃道。

“们打地铺!”任大妈一瞪眼睛,抓着梨子的后衣领将她撤了回来,“我的房间不喜欢外人睡进去,那是我和我老公从前的爱巢,神圣不能侵犯!”

“不是还有一间房吗……”

“那是给小夕的!”任大妈哼哼地道:“们好意思让一个家都没有的孩子睡沙发上哦?”

“啧!”

……

……

“今晚,就睡这里吧,小夕。”

将小姑娘领到了一间整洁的小房间之中,任大妈此时轻声说道:“这房间从前是我儿子的,他这人很爱干净,就放心睡吧,这里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只见小夕此时一脸古怪地看着眼前的房间,似有些发懵的模样。

“先坐,我去给找点衣服……我应该还有些旧衣服放在这里的,等等。”

说着,任大妈便快步走了出去。

只见小夕此时吞了口口水,缓缓走到了床边……试探性似的按了一下床褥之后,方才一点点地坐了下来。

当刚刚坐下的瞬间,小夕便瞬间弹了起来,随后一脸警惕地转身,打量,再转身,再打量。

趴下,将床单掀开,看了进去。

接着又拉开了窗帘,紧张兮兮地打量着窗外。

好一会儿,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小夕才缓缓吁了口气。

猛然,小夕目光锐利地一蹬旁边的衣柜,随后快步走去,双手猛然将衣柜打开……也没有什么。

她此时才松了口气似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这是……”

冷不丁地,小夕的目光似看到了什么似的,一下子就挪不开了……她整个人石化似的站着,好一会儿,才哆嗦着伸出了手来。

“那是我儿砸从前的内衣裤啦!不是给女孩子穿的,小夕用我的吧!”

怎料任大妈此时出现在了入门处。

小夕……小夕砰一声地将衣柜关上,低着头从任大妈的手中将换洗的衣物抓了过来,边冲似的冲出了房间。

“那边是去厨房的,卫生间在这边。”

小夕又低着头,从任大妈的身边走过。

“我教用热水器吧?”

“我…我洗凉水就好了,我习惯了……”小夕一下子将门给关上,随后二话不说就拧开了花洒。

凉水哗啦啦地冲刷在了小夕的身上,似让她体内的一股热气缓缓地褪去……她才长长地吁了口气。

“我到底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