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污在线手机观看

克尔维特c3上面使用的发动机,从入门排量的5.0升v8“small-block”305型(这个305指的是排量为305立方英寸,换算过来就是5.0升,下面所有出现在block后面的数字都是单位为“立方英寸”的排量)一直到7.4升的v8“big-block”454,全系列多达10余款——是的,这款顶配的7.4升v8“big-block”454发动机,就是代号为ls6的一代神机,无数改装爱好者、无数“v8癌”患者的梦想之机。

但“big-block”454并不是block系列的最强型号,block系列的最强型号是“big-block”496,一台排量高达8.1升,最大功率330马力,最大扭矩高达769牛·米的怪物,通用甚至没舍得给克尔维特c3用上,现在陈耕打的就是“b

至于能否将“big-block”496安装到一台克尔维特c3上,这个倒是不用担心,所有block系列发动机的安装位都一样,而且这个时代的美国人向来有着浪费空间的传统,只要能安装的下一台“small-block”305,就可以安装的了“b

“没错,‘big-block’496,”陈耕点点头:“发动机的活塞行程需要重新调整,我要求从新调整了行程之后的发动机,排量必须能够从现在的8.1升提升至9.2升……”

既然不能反抗,那么认命的享受就成了以为的选择,听到陈耕给出的动力方案,鲍勃的工程师思维立刻被唤醒,他马上把话接了过去:“但是这么一来原来的曲轴就不能用了,我们需要定制一根强度更高、回转半径更大的曲轴,哦,对了,或许缸体的下端还要进行切角处理。”

安德森也随即把话接了过去:“曲轴、活塞、连杆都必须使用高强度的锻造材料,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强度的前提下尽可能的降低重量。”

“原来的配气系统也需要重新做出调整,参赛的赛车,发动机几乎全程都在高转状态,必须让气门保持更长的开启和关闭时间,在设计凸轮轴的时候,必须考虑到进气提前角、点火提前角的赛车状态……”

“气进气歧管、缸盖、气门和气门顶杆等部件统统整新的,如果计算的结果比较理想,我建议讲缸盖给换成铝合金材质的,减重……”

“化油器的喉管口径必须加大,原来的化油器肯定不够用了,我建议采用4只大口径韦伯化油器,两个汽缸共用一只化油器……”

“这么一来,压缩比……我算一下,嗯,有10.5了,10.5的压缩比……”完全进入了状态的鲍勃,视陈耕为无物,不停的在纸上写写画画:“这么一来,最大功率大概在640至680马力之间,最大扭矩超过800牛·米……”

“你忘记了采用了供油量的化油器了……”

“对对,化油器,”鲍勃拍拍脑袋,写写画画的算了一会,肯定的道:“没确定化油器的具体型号和性能,准确的性能数据现在还算不出来,但再提升10%没有任何问题……”

美女演驿夜的钢琴曲图片

“只是这样还不够,”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陈耕,这会儿再次开口了:“想要赢得比赛,这个动力还远远不足,再上大尺寸涡轮增压。”

“还要上涡轮增压?”

鲍勃和安德森双双被自己老板的疯狂给吓到了:“有这个必要吗?现在的情况下,最大功率已经有望超过700马力,最大扭矩也超过880牛·米……”

陈耕解释了一句:“我要的是瞬间加速的能力。”

如果不是觉得没必要,陈耕打算上涡轮和机械双增压,只是在认真的考虑、对比了历届改装车大奖赛的车辆性能数据后,觉得没有这个必要,这才作罢。

听了陈耕的这个理由,鲍勃和安德森立刻明白了陈耕想要的东西:增压发动机、尤其是涡轮增压发动机,在增压系统起正压的那一下,那种仿佛被攻城锤狠狠的砸在背后的凌厉加速感,是自然吸气发动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跟安德森对视了一眼,鲍勃沉声道:“在保证可控和可靠性的前提下,我建议将增压系统起正压之后的最大功率和最大扭矩分别标定为900马力和1200牛米,你觉得怎么样?”

“足够了,”安德森很赞同鲍勃的这个设定:“但变速箱呢?还使用三速序列式竞技变速箱?是不是有点浪费了?”

一直静静的听着安德森和鲍勃的讨论的陈耕,出声打断他们的话:“变速箱从三速序列式改成五速序列式。”

“五速序列式竞技变速箱?”鲍勃迟疑起来,五档当然比三档好,五档意味着在比赛的时候有着比三档更大的齿比空间,这里面可供利用的地方就太多了,但问题是:“boss,市面上根本没有这种变速箱或者五速改装套件出售啊,我们也没有设计竞技型五速序列式变速箱的经验,如果您打算用五速的变速箱,就只能自己设计,在这件事上我们可能帮不上您什么忙……”

陈耕知道鲍勃说的是实话,在这个民用变速箱还处于四速的时代,各类专业赛车的变速箱的档位设计简直还停留在上古时代:除了f1已经开始使用五速变速箱了之外,连大名鼎鼎的世界拉力锦标赛这种世界级赛事的顶级赛车,使用的都是四速变速箱。

在痴迷于大排量、奉行“只要动力足、板砖也能飞上天”的美国,基本上看不到四速变速箱的影子,三速变速箱大行其道,甚至在某些直线加速赛上,二速变速箱也大行其道(号称世界上排量最大的摩托车boss hoss就是使用的一台只有两个档位的变速箱,简直是开历史的倒车)。

在老美看来,如果速度达不到要求,一定是发动机的排量不够。

怎么办?

简单,再加大排量就是了,变速箱?那是什么东西?

相比于民用的斜齿轮变速箱,专业的竞技型变速箱采用的是直齿设计,有着更高的精度要求和齿比设计要求,传动效率更高,当然,噪音也是大的离谱,让两个没独立设计过变速箱的家伙来做一款五速手动变速箱,他们敢设计,陈耕还不敢用呢:“变速箱的设计交给我,但在底特律能找到有足够加工能力的精密加工企业吗?”

鲍勃和安德森对视了一眼,齐齐的笑了起来……

“嘿……boss,这里可是底特律!”

“boss,底特律有着世界上最好的精密加工制造能力,只要你能设计的出来,就能找到能够将您的设计实现的制造企业。”

这倒是!

挠挠头,陈耕也有点不好意思:“ok,动力系统和传动系统大致的框架就这么确定了,回头我们把细化的方案做出来,争取两个月完工,再用两个月进行调试、确定最终方案,最后给我留出一个半到两个月的时间进行练习。”

“没问题。”鲍勃连连点头。

倒是安德森,忍不住向陈耕问道:“boss,您不是还要参加自制车组的比赛吗?自制车组的赛车您打算怎么做?”

陈耕没有回答,而是道:“你去和伊丽莎白小姐说一声,就说公司要买10辆本田cbx1000摩托车,要快。”

本田cbx1000?

安德森和鲍勃都对陈耕的这个决定倍感奇怪,本田cbx1000是本田在今年刚刚推出的一款摩托车,采用街车的设计风格,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本田cbx1000采用了一台直列六缸风冷式发动机,这也是日系量产摩托车当中第一台采用直列六缸设计的摩托车,简直丧心病狂!

这台排量为1047cc的直列六缸发动机采用了这个时代一系列让人目眩神迷的新技术:双顶置凸轮轴!每缸四气门、高达9000转的最高转速、高达105马力的最大功率……

六个气缸总计24个气门……

都一个数据和技术指标都如此的丧心病狂,安德森和鲍勃实在是想不明白老板为什么要买这款摩托车,而且一买就是10辆,莫非他打算用这个摩托车上的发动机做动力?

想法倒是不错,可105马力的动力也不够啊。

要么就是准备用两台发动机?那控制系统就复杂了去了……

算了,不想了,鲍勃摇摇头,他终于想起来一件他一直想问、但总是给忘记的事情:“对了老板,咱们的改装公司叫什么名字?”

“魔爪。”陈耕道,同时飞快的拿起桌子上的纸和笔画出了一副图案:一个仿佛有着三道仿佛被魔鬼的魔爪抓过的绿色爪痕:“你们觉得这个方案怎么样?”

嗯,没错,就是那个在很多改装汽车、改装摩托车上都能够看到的三道爪痕,以至于很多人看到这三道爪痕的时候都以为这是某个知名改装品牌的标志、logo,而不知道这个品牌竟然属于一种功能饮料。

反正现在魔爪功能饮料还没出现,陈耕就不客气了,在他看来,魔爪作为一个汽车改装品牌,比作为一个功能饮料品牌有b格的多了。

“my?”看着纸上的那个魔鬼抓出来的爪痕,鲍勃一张脸全是癫狂的狂热:“这个标志是如此的狂放、如此的有力量感、由此的有穿透力……boss,您太厉害了,我们就叫魔爪!我们就应该叫魔爪!”

感冒了,不过无论如何今天也有一章

“是这样,咱们华夏和美国这一轮的谈判结束了,这件事你知道吧?”丁海军问道。

“是,我看到报道了,”陈耕点头应道:“据说成果非常不错?这是大好事,恭喜啊。”

“呵呵……同喜同喜,”丁海军略略一顿,接着说道:“是这样,领导们想要在临走之前拜访您一下,也谢谢您对国家的支持,就是不知道您这边方不方便?”

“啊?”

华夏赴美谈判团的代表,要来拜访自己?陈耕都懵了:这是什么打开方式?

丁海军只听到陈耕叫了一声就没了下文,还以为陈耕不乐意,心顿时往下一沉:果然是不愿意吗?

好在对这种情况他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陈耕拒绝自己的访问请求才是正常的打开方式,如果他一口答应下来那才不正常。丁海军呵呵的笑了两声,自己给自己拉了个弯:“不方便吗?不方便那就算了,我们完全能理解,说起来倒是我们这个请求有些唐突了……”

陈耕迅速反应过来,连忙道:“丁副处长您误会了,能有同胞来做客,我很开心,不过……我没记错的话这次率团来美国的是外交部的煌部长吧?他终究是一个大国的部长,这个……会不会有些太敏感了?另外美国政府那边允许你们这么做?”

“你说这个啊?”丁海军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误会了陈耕的意思,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笑道:“这次的谈判中咱们和美国方面已经达成了协议,可以以私人身份拜会一些同胞、朋友。至于煌部长,你说的没错,他的身份确实敏感了些,的确是不能到您这儿来,去您那儿的是代表团的李副团长和我们联络处的几位同志。煌部长特意让我向您表示歉意,等中美建交后,如果您到华夏,他一定亲自招待你。”

陈耕明白了,这次的拜会,即是一次私人性质的拜会,也是一次对自己实力的考察,这次拜会的结果直接决定着华夏未来会用什么态度对待自己。

虽然这么说有点过于现实了,但对于刚刚改开的华夏来说,一个实力强大的同胞的示范作用当然是远远大于一个普通人,否则为什么在今年开始,共和国就一直追着狼堡不放,哪怕德国人在1980年的时候表示自己的财务状况不佳、要求取消合作的时候,共和国宁可缩减规模也要留住这个合作?就是因为与狼堡的合作的示范作用对华夏太重要了。

陈耕忽然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接受了罗斯玛丽的建议,买下了现在的这座庄园——面对国内来的客人,还有什么比拥有一座庄园更能装x的?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飞快的考虑好这一切的陈耕,笑着道:“你们什么时候过来?我也好扫榻以待。”

“一个星期后吧,您这边要是不方便,您说个日子也行。”丁海军格外的客气。

“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陈耕笑道:“不管你们什么时候来,我都方便。”

等陈耕挂了电话,看到正看着自己的罗斯玛丽,他心头忽然一动:一家银行的前高管啊,如果对方知道自己手下竟然有一家银行的高管,装x的效果会不会更好一些?

罗斯玛丽很好奇这一通电话到底是谁打来的,但却聪明的没有开口问,既然老板是用中国话和对方说的,谁知道电话那头是老板的什么人?她心里清楚着呢。

陈耕也没有跟罗斯玛丽说的意思,接着说道:“咱们刚刚说到哪了?”

罗斯玛丽道:“您说您要去非洲和亚洲转一转,”从来被人如此重视过的罗斯玛丽,心情很激动。略略一顿,她说道:“boss,您放心,您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一定帮您管好公司。”

“不但要帮我管理好公司,更要保持公司发展的势头,放心,有什么事情就在电话里沟通,虽然我去的是亚洲和非洲,但那里也不是什么与世隔绝的地方,国际长途还是可以打的。”

罗斯玛丽连忙点头。

“至于你,斯坦森……”

陈耕开了口,但却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沉吟了一小会,这才开口说道:“公司发展到现在,我觉得有成立安保部的必要了,安保部这边,我准备让你来负责。”

斯坦森没有说话,但手却下意识的攥紧了方向盘。

“咱们公司现在有46个退伍的老兵,不过我估计未必人人都想进安保部,”陈耕接着说道:“这样,你回去之后统计一下,本着自愿的原则,看看有多少人愿意加入安保部。”

“好的,”斯坦森喜形于色的连忙应下来,犹豫了一下,斯坦森低声道:“头儿,我知道您是在照顾兄弟们,可您不必这样,大家都是

一群大头兵,都……”

“就这样吧,”陈耕摆摆手,示意斯坦森不用说了:“回去之后你在这些愿意加入安保部的人当中挑选一些可靠的、身手不错的,以后就跟在我身边,我会轮流把你们送到专业的安保培训机构进行专业的安保培训,待遇方面,每个月1500美元的基本薪金加奖金,奖金没有上限,但最低不低于500美元。”

“谢谢老板。”斯坦森喜形于色,每个月2000美元,这是几乎三倍于美国工人工资的薪水是绝对的高薪了,老板真够意思。

陈耕接着说道:“跟在我身边,你们肯定会遇到危险,说不定你们会因此丧命,我先把对你们的补偿说在前面:因为保护我受伤的,公司负责你所有的医疗费用、1万美元的奖金,另外……玛丽小姐,你不是准备实行分级工资制度么?”

罗斯玛丽:“您的意思是?”

“为了保护我受伤的,从受伤的那个月开始,工资上涨10%。”

“ok,没问题。”罗斯玛丽立刻点头。

“为了保护我而残疾的,公司除了全额负责医疗费用,同时给予3万美元的奖金,另外工资上涨30%。治疗结束后,公司视情况给该员工在公司内安排合适的岗位。我承诺,除非是本人犯了对公司的经营造成了重大影响的严重错误,否则公司绝不开除该员工……”

陈耕的话还没说完,罗斯玛丽急了:“boss……”

陈耕摆摆手,笑着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这种情况我相信不会很多,公司负担的起,实在不行这些员工的超支部分由我个人负责。”

罗斯玛丽叹了口气,不说话话了,钱是老板的,自己能说什么。

斯坦森没有说话,但攥着方向盘的手上,力道更加加重了几分:自己运气好啊,遇到了一个有人情的好老板。

陈耕接着说道:“至于那些为了保护我丢了命的,3万美元的丧葬费和20万的抚恤金,如果他的孩子还没成年,公司会每个月向他支付生活费,这笔钱的数额为财政部公布的上一年度的美国人均工资80%,如果他上大学,公司会承担他大学期间的全部费用,并且生活费一直支付到他大学毕业,如果他的爱人是孕妇,公司会负责孕妇的营养费、抚育费,以及还直到大学毕业的所有费用。”

这下子连斯坦森都忍不住了:“boss,这太多了,太多了……”

上一年度美国人均工资的80%,这听起来似乎少了点,但注意这个“人均”,实际上美国普通人的年收入远达不到“上一年度的80%”这个水平,如果上一年度的美国人均收入是一万美元,那么实际上普通美国人的年收入可能连8000美元都没有,费尔南德斯先生等于是给这个死去的兄弟的孩子支付的生活费绝对不低于一个普通美国人的工资,在斯坦森看来,这笔钱实在是太多了,更别提还要支付他的大学的全部费用。

美国的大学是出了名的贵,哪怕是一般的大学,一年的学费动辄上万美元,就这,还不包括教材的费用,一本教科书动辄几十上百美元起价……不是美国人愿意贷款上大学,是因为他们只能贷款上大学,总统奥黑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他毕业之后数年才还清大学的贷款,这不是矫情,实在是因为这就是美国的现实国情:学费和教材费用太贵了。

而这一切,都由boss给扛过来了,等于兄弟们的孩子上大学的时候的起点就比别人高了一大截,boss给出的条件太好,以至于连斯坦森都觉得这个条件优厚的厉害。

罗斯玛丽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也没说,她心里明白,费尔南德斯其实就是用钱来买关键时刻能有人帮他挡子弹,对于他这种富豪来说,只要能买到一条命,20万美元并不多。

陈耕也是这么想的,他摆摆手道:“不多,只要有人愿意帮我挡子弹,我就赚到了。另外我知道安保部的收入可能低了一点,所以进入安保部的职工,每天可以被安排总人手的20%,轮流进销售或者其他部门做兼职赚钱、学维修技术,算是安保部门的一个福利。

考虑到你们现在的年纪都30往上了,那么……退休年龄设在48岁吧,48岁大家就可以申请从一线退休,转到二线的管理岗,帮我管理公司的安保和培训新的人手……”

说到这里,陈耕望着斯坦森,道:“基本上就这样吧,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

补充?斯坦森使劲摇头:“没有,头儿,您这样的条件,谁还不满意,那就是不知足。”

自己还有什么要补充的?自己的兄弟死在越南,美国政府也不过给了7万美元而已,现在,为保护老板死了,能赚到差不多三四十万美元,现在想想,斯坦森都为自己那些战死在越南的兄弟感觉冤的慌。